首頁 > 島城隨感

海客談丨“罰與不罰”是個問題

2020.06.14 10:13 大力

  早餐店前有人違法停車,但交警并未“罰你沒商量”,而是提醒店內食客趕快移車,這一舉動令人溫暖。 《舟山日報》5月15日在頭版刊發的時評《給柔性執法點贊》,說出了很多人心里話。

  一名男子從新城怡島路一家餐飲店沖出來,稱自己只停了2分鐘車,懇求執法者免予罰款,但得到的回答是“一秒鐘也是違停”。讀了《舟山日報》6月2日的報道,讓人覺得嚴格執法也沒錯。

  那么,“罰與不罰”的問題出現了。執法者到底該先禮后兵還是有違必罰呢?假如柔性執法值得點贊,剛性執法是否值得商榷呢?這事兒,還真得掰扯掰扯。

 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

  站在車主的角度,相信多數人會贊成先禮后兵的柔性執法。臨時停車吃頓早餐、買瓶醬油就吃張罰單,這不成了“天價包子”“天價醬油”了嗎?如今開車的不一定是富人,誰不心疼。

  但理智卻告訴我們,對亂停車行為不罰還真不行。如今的城市越來越擁堵,大家都隨意停車,結果必定是亂上加亂。俗話說,沒有規矩不成方圓。只有依法對亂停車行為進行規制,以有違必罰打消僥幸心理,才能確保停車秩序并涵養汽車文明。

  既然成了有車一族,就要恪守交通法規、遵循汽車文明。無論是是吃早餐還是打醬油,都得事先停好車,或者干脆不開車。明知故犯,卻要求交警在罰款前先打聲招呼,這明顯說不過去。有交警這么做了,車主當然高興,但旁觀者同樣可以質疑:你咋知道這些亂停車的車主是“首違”,有的恰恰是天天都亂停呢?因此,不能因為挨罰了就罵交警,也不能因為免罰了就贊交警,大家更應該盼執法回歸本位,這才是法治思維。

  許多發達國家的實踐證明,文明秩序也是靠罰出來的。我市創城取得如今的成效,“罰”同樣功不可沒。徒法不足以自行,假如沒有依法行政的跟進,沒有方方面面的首開罰則,再多的法律法規也只能是“稻草人”。被罰款的滋味固然不好受,但“罰”出來的秩序同樣是大家的福利。為自己的不文明行為買單,每一位車主都該少些怨言多些警醒。

  擁堵成本不能都讓車主承擔

  當然,在停車難的現實語境下,作為社會也應盡力維護車主的停車權利,而不能只管秩序、不看條件,但凡不在方框內的車輛一律貼罰單。這樣的話,就等于把擁堵成本一股腦兒推給了車主,而事實上車主買車繳了稅、油費中又包含了養路費,他們有理由主張基本路權。

  我市最近幾年新增了大量停車場地,一些寸金寸地的繁華地段辟出大片泊位,一些舊樓、危房拆除后退樓還地建停車場,政府是下了“血本”的。在不斷滿足停車需求的前提下,不斷跟進有序管理、有違必罰,執法的正當性才日益顯現。事實上,這些年罰款多了,但網上的抱怨聲卻少了,這一方面是因為多數車主習慣了把罰款計入開車成本,另一方面也因為大家對罰款的正當性已逐步接受。

  不可否認,停車難問題遠沒有解決。由于停車資源分布不均勻,一些區域和路段的停車矛盾相對突出。一律要求線內停車,或許根本做不到。而在一定程度上允許車主靈活借用道路、場地停車,不失為解決停車難的務實辦法。同樣屬于違法停車,在不同路段、不同時段給道路交通帶來的不良影響是有差異的,有時甚至幾乎沒有影響。在這種情況下,處罰當然應當體現柔性。

  處罰不是目的而只是手段,只有區別情節輕重,體現立法本意,才能讓人心服口服。這樣,也就達到了教育的目的。經過有違必罰,秩序井然了,擁堵緩解了,這是良法應有的積極效能。

  自由裁量權也要進“籠子”

  對同樣的違法停車,“罰與不罰”牽涉到自由裁量權。有一點應該明確,法律賦予執法者自由裁量權,是為了針對違法行為的情節不同、后果不同,在法律規定的幅度內進行實事求是的精準執法,而并不允許任性執法、選擇執法。換句話說,自由裁量既要依照法律精神,又要根據違法情節,自由發揮的空間不能過大。

  同樣是面對餐飲店門口的臨時停車,有的交警先大喊一聲讓車主開走了事,有的卻秉持“一秒鐘也是違停”的嚴厲態度,這樣的自由裁量顯然太過“個性化”。法律在不同的執法者手上能變出大相徑庭的花樣,不僅有損執法的嚴肅性,還難免讓人無所適從。另外,執法者可以根據自己的好惡隨機決定“罰與不罰”,更難以保證執法的公正性。這樣的案例多了,必然會強化人們的討價還價心理,并將受罰看成是執法者為難自己,進而引起不必要的執法糾紛。

  可見,應當將自由裁量權關進制度的籠子,消除執法者想罰就罰、想放就放的特權,建立起“一把尺子量到底”的執法權威。在同一座城市,哪些地方是交通嚴管區,哪些亂停車行為必須受到從嚴處罰,應當明確無誤地告知公眾。執法者首先要做到規范執法、嚴格執法,這樣才能引導公眾尊法守法,而不是一味地怕交警、怕城管,或者寄希望于碰到“人性化的執法者”。

  柔性執法值得提倡,但更應體現在規范執法、文明執法上,而不能把“人情化”當做人性化,更不能把“放水”視做柔情。其實,任何一部良法都在法律條文中充分體現了人性光芒,內中的罰則一方面是對違法者的無情懲戒,另一方面同樣是對廣大守法公民的周全呵護,執法者只要不偏不倚地貫徹執行就是最好的人性化執法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海客談丨當官就不要想著發財
捕鱼ag一天输20万 湖北快三专家推荐号码推荐 河北钢铁股票行情今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计划 陕西快乐10分算号软件 股票配资平台深圳 内蒙古快三平台 湖南幸运赛车综合图 股票指数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283 海南4十1彩票中奖规则 江苏11选5开始时间 网上配资 福彩快乐十分奖金表格 分析股票 爱彩乐河北十一选五